站内搜索
快捷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被告人练某某拐卖儿童案
发布时间:2018-07-08 15:24      阅读:27   “送养”孩子同时收取费用的行为应该根据具体案件的情况来具体分析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何罪。以“送养”孩子的名义获取大量报酬的行为涉及遗弃罪和拐卖儿童罪,同时还应注意区别借送养之名出卖亲生子女与民间送养行为,这时应侧重从收取费用数额高低的客观方面和是否具有出卖目的的主观方面来综合判断。
  【案情】
  公诉机关:邵武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练某某。邵武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从江西来福建某市打工的练某某夫妇已育有两女。2010年,练某某之妻刘某某生育了第三胎,见又是女婴,练某某在女婴满月后将其送给一位江西老乡抚养,并收下“营养费”1300元。2012年3月28日,练某某之妻刘某某再次生育一胎,见还是女婴,练某某心生不满,再次产生将女婴送养的念头。于是,练某某到处打听有无要收养孩子的人家,恰好同事朱某某表示其表弟傅某某因不能生育有意收养。练某某出价18000元,朱某某回复傅某某只同意支付16000元。同年4月13日,在没有了解收养人傅某某及其家庭情况下,练某某收到朱某某代为转交的16000元钱后即将女婴交给了朱某某,约定两家今后互不来往。公安机关在接到群众举报后,于2012年6月18日将被告人练某某带至公安机关。在尚未办理传唤手续时,被告人如实交代了自己出卖亲生女儿的主要犯罪事实。案发后,公安机关将被出卖的女婴送回,交由被告人练某某之妻刘某某抚养。
  【审判】
  邵武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练某某以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出卖亲生女婴,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构成拐卖儿童罪。公诉机关起诉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练某某在尚未被采取强制措施并未接受讯问时,向公安机关如实交代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应认定为投案自首,依法可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自愿认罪,又可依法酌情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认罪态度好,有一定的悔罪表现,而且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以对其宣告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练某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3000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练某某拐卖儿童所得赃款160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评析】
  “送养”孩子同时收取费用的行为是构成拐卖儿童罪还是遗弃罪或是民间送养,司法实践中一直以来都存在争议。正如本案,对练某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合议庭也产生了三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练某某的行为应认定为遗弃罪。理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法第三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出卖亲生子女,情节恶劣的行为,构成遗弃罪。本案练某某虽然从收养方收取了一定数目的“营养费”,但其初衷仍然是出于“重男轻女”思想和“无力抚养”,在了解收养方想收养孩子后,才将孩子送出,并非单纯为非法获利,属于民间送养行为,不能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但练某某的行为情节恶劣,应以遗弃罪定罪处罚。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练某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练某某虽有遗弃行为,但送养女婴被解救,现抚养状况良好,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可由公安机关予以行政处罚。
  第三种观点认为,被告人练某某的行为应认定为拐卖儿童罪。理由为:练某某“送养”亲生女婴的行为是以谋利为目的“出卖”,并非弃而不养,故其行为应认定为拐卖儿童罪。
  最终,本案判决采用了第三种观点,被告人练某某的行为应认定为拐卖儿童罪。理由如下:
  一、符合以犯罪构成为判断标准的定罪方法。依据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二款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罪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拐骗、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该罪侵犯的客体是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权;其主体为一般主体,犯罪主体并未排除亲生父母,行为对象亦未排除亲生子女;其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且有出卖得利之目的;客观方面只要有拐、卖行为之一者即可,拐来孩子未卖或是仅仅实施了“卖”的行为,只要从中渔利,都构成此罪。同时,2010年3月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颁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中第16条规定:“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第17条第二款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1)将生育作为非法获利手段,生育后即出卖子女的;(2)明知对方不具有抚养目的,或者根本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3)为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感谢费”的巨额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本案被告人练某某向“收养方”索要1.6万元“营养费”而“送养”自己亲生子女,是在不认识收养方且没有考查“收养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和抚养能力的情况下,同时收取了明显不属于“营养费”、“感谢费”的过高钱财,可以认定练某某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具有出卖自己亲生子女的故意,其行为属于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符合上述规定的构成条件,构成拐卖儿童罪。
  二、“送养”孩子同时收取费用的行为应该根据具体案件的情况来具体分析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何罪。以“送养”孩子的名义获取大量报酬的行为涉及遗弃罪和拐卖儿童罪,同时还应注意区别借送养之名出卖亲生子女与民间送养行为。这时应侧重从收取费用数额高低的客观方面和是否具有出卖目的的主观方面来综合判断。在司法实践中,应通过审查将子女“送”人的背景和原因、有无收取钱财及收取钱财的多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及有无抚养能力等事实,综合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出卖的目的。如果行为人将生育作为非法获利手段,生育后即出卖子女的;或明知对方不具有抚养目的,根本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或为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感谢费”的巨额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则应当认定为拐卖儿童罪。而倘若行为人是迫于生活困难,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包括收取少量“营养费”、“感谢费”的,属于民间送养行为,不能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对私自送养导致子女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符合遗弃罪特征的,可以遗弃罪论处。就本案而言,从被告人练某某出卖亲生子女的背景和原因来看,这已是练某某第二次将女儿送人,虽说其一人打工养家困难,但决不困难致此;从收取的钱财费用来看,练某某主动“出价”18000元,后实收16000元,这笔钱财明显高于第一次送养女婴所收取的“营养费”1300元,如果说练某某第一次送养属民间送养,第二次送养就有非法获利的目的;从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及有无抚养能力来看,练某某没有去具体了解收养人及其家庭情况,在收到朱某某代为转交的16000元钱后即将女婴交给了朱某某,其对女儿的抚养不甚关心。综上,可以判断练某某是以“送养”名义出卖亲生子女,其主观目的在于放弃或拒绝承担抚养义务,是以谋取利为目的“出卖”,故其行为应认定为拐卖儿童罪。

上一篇:被告人吴某某挪用公款案                 下一篇:原告某某创意(北京)图像技术